新银河娱樂城

《怒放的生命

2019-11-28 13:11:12 75次浏览 作者:admin

  汪峰演唱会再次表白: 我是71年的,子怡79年的,当我大三的时候,她才初二,我不能辜负这样的小女生。 坐在第一排的刘恺威笑了说:我74年的,杨幂86年的,我大三时候,她才小学一年级,真的很稀奇么? 第二排的吴奇隆听后,不屑的说:四爷我70年的,刘诗诗87年的,我大三时候,她还没上幼儿园呢! 李双江不服:老子39年的,梦鸽66年的,老子大三时,她没出生呢! 张艺谋哈哈大笑:我50年的,新妻陈婷81年的,我比我丈母娘大11。 坐在最后一排的杨振宁摘下老花镜,吐出假牙又放回去,缓缓的说:当我大三的时候,我岳母还没出生…… 演唱会戛然而止…

  喜欢汪峰的歌,就是从那首《怒放的生命》开始,无法说清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,内心所涌起的振颤和感动,只有一根根健硕的藤在身体中盘旋生长,绿色的枝蔓儿扎疼心中每个脆弱角落,直至双臂张开,翅膀冲上云霄,就象歌词中唱到: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,我想要怒放的生命,就象飞翔在辽阔天空,就象穿行在无边的旷野,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……

  如今,每当那澎湃激荡的旋律在我耳边响起,我的灵魂拉着思想的手,总是会不约而同地奔向一个遥远的地方,一个远离世事尘嚣却又同生命如此接近的地方,那就是青藏高原上的色拉寺,我没有去过那里,但我没有想到的是,文字所给予一个人的视觉效果,会如此强烈,以至今天仍难以忘怀。据说,色拉寺建在高原山麓的一个坡地上,那里层层叠叠,远远望去,遥遥上升的建筑宛如一个大的村落,因为高,因为远,因为沉寂,所以,游人很少,静寥至极。然而,就在那落漠孤独的寺院后面,却有着铺天盖地,令你无法想象的灿烂玫瑰的生长,火红,鲜亮,生机盎然,占据着那里所有的空间和时间的瞬间。在珊瑚般透明的高耸入云的雪山映衬下,这里摆脱了华丽,褪去了浮燥,屏弃了喧嚣,只有最原始的生命的精彩,无拘无束的生长的力量。试问,哪一处破败古老残旧的土地可以禁止生命的怒放?而在神的高地上,那最值得顶礼膜拜不是生命的色彩吗?在生命的世界里,没有迟疑和等待,只有永恒灿烂的春天。

  或许是因为那首歌,那遥远的昭然怒放的生命之花在我心灵中埋下了渴求的种子,无际的网络流浪中,我常常需要一种莫名的鼓舞和激励,释放行走中的疲惫。

  张爱玲曾说过: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,上面爬满了虱子。光鲜繁复是做给别人看的面子,低底辛酸是自己才知道的里子。那是在悲观失望的人生际遇中,她用“无奈的诅咒”来表达对不公生命的反抗。用一面灵魂之镜帮世人照见了人生中不可抹去的灰暗。的确,生命是美丽的,她拥有着除了生命再无法写就的东西,比如爱情、亲情、理想、信任,但生命虽然可贵,在他身上仍有许多不美好的东西,比如怨恨、背叛、欺骗等等,但只要我们能坚守一颗乐观向上、无所畏惧、从容淡然的生命之星,就不会再被无止境的欲望而击落,正向歌声所唱:我想要怒放的生命,就象矗立在彩虹之颠,就象穿行璀璨的星河,拥有超越平凡的力量……

  汪峰的歌声再度响起,朋友,面对同行的前方,愿你、我不再迟疑,也不再犹豫,珍爱自己,珍爱他人,微笑地穿行于人生之旅,向着最灿烂的玫瑰之春,一起走向茂密的生命丛林深处。

  20170831,八月的最后一天,中国足球战胜乌兹别克斯坦于世预赛A组第九轮,郜林点数1:0。比赛结束后比赛现场响起了这首歌,至少五年没有主动听这个歌手,今天我会听很多遍。